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他山之石普法天地法律法规司法公开服务平台

 

司法公开的四个维度

发布时间:2014-09-25 08:10:25


推进司法公开,是提升司法水平和司法公信力的必然要求。司法公开是人民法院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的关键,也是司法工作取信于民的的关键。当前,全国各级人民法院正在以审判流程公开、裁判文书公开、执行信息公开三大平台建设为重点,积极推司法公开工作。司法信息已经揭开神秘的面纱,全方位地展现在公众面前。公开司法信息的过程中,应当准确把握好维度,审慎厘定公开界限,适时关注公众反映,规范、有序地推进司法公开工作。笔者结合基层法院司法实践,针对当前司法公开工作存在的不足,建议从四个维度入手深入推进司法公开工作。

准确把握司法信息公开限度。刑事、民事、行政三大诉讼法的规定,把涉及国家秘密案件排除在公开审理范围之外。最高法院《关于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四条也对涉及国家秘密的文书公开作出了限制性规定。纵观世界各国,也没有一个国家公开一切司法信息。国家秘密涉及到国家安全和利益,在信息化建设日新月异的今天,要坚决守住这条底线,绝不能以任何理由、任何形式泄露国家秘密,这种限制一定程度上是对公众知情权的统筹保护。因为,泄露国家秘密所导致安全秩序破坏,会深深地伤害每一位公众。此时的安全价值要远远高于公众对司法需求的公开价值。在安全与公开的价值衡量上,只有严格依法行事,没有选择余地。另外,除了国家秘密之外,审判秘密也不容泄露。当前热点是,合议庭、审委会讨论案件是否应当公开?最高法院《关于保守审判工作秘密的规定》,将合议庭、审委会讨论案件情况视为审判秘密。但是在一些法院,已经将合议庭少数意见公布在裁判文书中,这些尝试并没有继续下去。从司法改革的方向以及实质公开司法信息的趋势来看,诸如合议庭、审委会研究讨论案件等被视为审判权力运行的一个环节,在公开裁判结果的同时予以公开,应是推进司法公开的重点,但事关审判权力运行信息的公开内容及限度,至少在目前还没有法定依据,应当审慎对待。

切实提升当事人群体对公开司法信息的认可度。根据科斯的权利相互性理论,公民一方面希望知道更多别人的事情,一方面又不希望自己的事情让别人知道,这就需要协调知情权与个人隐私之间的关系。从公开司法信息的价值追求方面来说,个人信息及隐私保护并不影响或构成阻碍。在传统媒体与新型媒体共融的环境下,案件当事人信息及隐私保护稍稍出现纰漏,就有可能造成不可估量的负面影响。正因为这种传媒的力量,当事人迫切希望人民法院公布信息时加强保护基本信息与个人隐私。司法实践中,有当事人认为人民法院所公开信息涉及个人隐私,直接导致当事人对法院裁判的不认可,引发上访、申诉。另外,涉诉是否是属于公民个人隐私范围,也成为了公众关注的热点。有的当事人认为,若公开案件信息,可能在全社会扩散本来不愿意公开的诸如生产经营情况、商业产品与技术等相关信息,自然不会选择诉讼方式解决矛盾。当事人为保护个人隐私或涉诉相关信息而放弃诉讼,使公开司法信息严重影响了诉讼权利行使,可能会使公开容易走向另外一个极端。所以,公开案件信息,要全面了解当事人对信息公开的心理反应,必要时征求当事人对庭审直播、裁判文书公开的具体意见,更加关注和准确把握当事人这个群体的认可度,把握司法公开的相对性,让公开信息成为公开原则与限制和例外的统一体。

不断增强公众对司法公开信息的关注度。“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就要认真研究所公开的信息是否被公众关注。公众关注度的高低强弱,直接影响公开的效果。公众关注度高,才能使公开这把手硬起来,真正达到促进公正是目的。假如一个错案虽然公开了,但是并未有人关注,未形成监督效应,就不会产生公开应有效果。美国法学家庞德说过:“民众对权利和审判的漠不关心的态度对法律来说,是一个坏兆头。”可见,公众对司法信息的关注度至关重要。一位长期研究基层法院案件情况的法学教授认为:“司法信息公开与诉讼数量成正比,哪个地方司法信息不公开,那里的诉讼案件就会增加。”公众从司法信息所获取的知识、能量及导向,已经影响到行为规范。提升公众对司法信息的关注度,对于提升公民法律素质、营造尊法、守法、护法的法治环境,对于在全社会范围内以法治思维与方式推进治理具有重要意义。为此,要在信息化时代背景下,客观审视我们在信息平台建设、信息资源利用与传播等方面存在的不足,科学研究公众对司法信息的关注度,结合信息传播规律、公众获取并阅读信息规律、信息公开方式等,改进司法信息公开工作,让所公开的司法信息,足以让公众感受到人民法院严厉打击犯罪、制裁违法行为、切实保障人民群众合法权益的正能量。

切实增强公众对司法公开信息的信任度。司法公正是建立在公众信任司法的基础上。2009年,最高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认为,“部分群众对司法的不信任感正在逐渐泛化成普遍社会心理。”时隔五年,在大力推进司法公开的情境下,部分群众的不信任感正在逐步弱化。这种弱化,缘于公众视野中的司法信息呈现越来越多的趋势,缘于公众所期待的各种司法信息得到了一定的满足。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公众对司法信息的认识,必然要从量化逐步走向质化,公众对司法信息的审视会更加理性、更加客观。在对所有司法信息的考量中,公众最为关注的是人民法院对矛盾纠纷的裁判导向。因此,在追求司法程序与实体正义过程中所产生的大量信息,必然成为公众评判的重点,必然成为公众信任司法与否的试金石。程序与实体正义,是通过法官行使审判权力来实现的。公众对公权力有着天然的信任感,不论司法权力运行中的哪个环节,均有可能使公众产生合理怀疑。为此,人民法院应坚持程序与实体并重理念,严格依法办案,有序规范自由裁量权,通过公开裁判结果与程序性信息,使得法官心证与公众心证达到高度统一与融合,真正使公众在内心深处产生对司法的绝对信任,真正使信任与公正相得益彰。


文章出处:河北法院网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秦皇岛海港区法院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