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他山之石普法天地法律法规司法公开服务平台

 

离婚案件运用婚姻考验期制度和风险提示制度的探析

发布时间:2014-11-11 08:28:01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庭和睦关系到整个社会的和谐稳定。婚姻家庭案件的审理效果直接关系到一个家庭甚至两个家庭之间的幸福稳定。法院审判实践中,婚姻家庭案件占民事案件的40%,其中离婚案件占婚姻家庭案件的80%以上,可以说离婚纠纷绝对是民事案件案由中的第一大类案件。因为婚姻家庭类案件当事人主体身份的关系,每起案子都掺杂着形形色色的情感因素,而且情感因素往往会成为整个案件的关键点,无数起信访缠诉案件都是因为婚姻家庭矛盾而引起,社会上无数起极端事件和曝光丑闻都是因亲密人群之间情感纠葛而引起,所以,这种情感因素的不确定性导致这类案件的处理绝不能与一般民事财产案件去处理,必须针对其特殊性创新出更加适合人性情感特点的妥善方式去解决。我自2009年担任婚姻家庭专业法庭庭长,每年审理约500件的婚姻家庭案件,在工作中摸索总结出“婚姻考验期制度”和“离婚风险提示制度”,两项制度推行五年来,取得了很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下面把婚姻类案件的现状特点、难题及创新做法及成效作一具体探析。

一、基层法院审理离婚纠纷的现状和特点。

1数量多。离婚纠纷是民事案件中最普遍的案件,近几年,离婚案件数量一直呈逐年上升的趋势,基本占到传统民事案件的30%,且第二次或多次起诉离婚现象普遍。现在婚姻家庭法庭每年办理婚姻案件约500件,每个审判员办理约170,工作量很大。

  2争议大。 离婚案件,涉及婚姻、子女抚养、财产分割多项内容,在当代社会环境中独生子女普遍、财产形式多元、价值标的较大的情况下,当事人之间争议较大,离婚往往成为了离婚大战。

3举证难。离婚案件,尤其是涉及家庭暴力的离婚案件,矛盾发生在最亲密的人员之间,当事人收集证据较为困难,在双方各说不一的情况下,法院对事实很难查清,清官难断家务事,很难恢复到客观真实的状态。

4矛盾深。离婚案件具有特定的情感因素和人身属性,多以“情”字为中心,体现着各种类型的“爱”与“恨”交织,而涉及情感的案件又是最难理、最难断的,在处理案件中必须妥善考虑这些情感因素,在处理案件时必须结合案情实际情况,找准法与情、与理之间的平衡点,妥善处理纠纷。

  5处理难。婚姻案件的上述特点对审判人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但婚姻法等法律法规的不健全、不详尽,要求法官不仅需要具有扎实的法律知识,更需要有丰富的人生经验和社会阅历及耐心细致的工作作风,具备较丰富的调解经验和技巧,需要法官不仅以法律视角看待案件,更应从矛盾发生原因找出问题的本质,从传统伦理道德的视角分辨人性的善恶,寻找解决问题更好的办法。

  二、基层法院审理离婚案件遇到的法律问题及困惑。

我院在婚姻家庭案件的研究方面起步较早,2003年即成立了全国第一家“反家庭暴力合议庭”,针对家庭暴力案件已经形成了较为完整的审判方法和技巧。面对日益增多的离婚案件,面对日益更新的矛盾纠纷,面对滞后于现实的婚姻法,如何更好的解决离婚纠纷,化解他们之间的矛盾,我们法官有更为深刻的体会和困惑。

1《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1981年颁布实施,2001年修订,至今已实施30多年,条文简单而概括,从1981年时间推进了30多年,社会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婚姻家庭的观念和内涵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出现了一些新的问题,这使得婚姻家庭问题的审判显得“无法可依”。这当然与其特有立法属性原因,婚姻感情方面的立法较难有关,但法官不能突破法律,不能拒绝裁判,认识不同,掌握尺度不同,就会造成裁判标准不一。例如判决最常引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的“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如何掌握感情破裂,在实践中很难操作和认定,就可能出现法官认识不一结果不同。很多夫妻间的矛盾和原因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的规定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完全破裂的若干意见》十四条的规定的“感情彻底破裂”条件,或者没有充分证据证明“感情彻底破裂”,法院只得判决双方不准离婚,当事人不理解不满意,只能选择上诉,这造成离婚案件的判决率、上诉率居高不下。据往年统计数字,离婚案件法院判决不准离婚的占全部离婚案件的35%以上。

  2离婚案件具有特定的情感因素和人身属性,情感问题是离婚案件的第一道关,俗话说爱有多深、恨有多深,这种感情因素往往是不可控制的,甚至可能让人失去理智。处理得当可以使一切纠葛皆圆满,处理不当小事变得仇满膛。实际生活中,无数起恶性事件都是因为感情受到挫折、婚姻出现问题而引起不满仇视。如何正确引导当事人的敌对情绪,化解他(她)们心灵的纠结,是法官们必须面对的问题,尤其面对有心理疾病或极端倾向的当事人,法官更重要的是应该帮助他们树立正确健康的婚姻家庭理念,找到化解婚姻家庭危机的有效途径,尽可能避免矛盾激化现象。

3离婚案件当事人多为普通百姓,多数没有打官司的经验,缺乏法律知识和风险意识,有相当一部分当事人没有委托律师,也有相当一部分当事人属于鲁莽起诉或应诉,没有充分考虑到离婚诉讼带来的法律风险和生活风险,没有对双方之间的矛盾原因有正确的反思和认识。这就需要法官在明察矛盾原委的基础上正确把握当事人的脉搏,多做疏导解释工作,对于法律规定及程序规定予以释明,对于举证的内容和不举证的法律后果均应告知当事人。

以上因素,多年来,离婚案件成了法院审判业务中最麻烦、最琐碎、最容易矛盾激化、最容易出现信访苗头的案件类型。

三、离婚案件推行“婚姻考验期制度”和“风险提示制度”的法律依据和运用方法。

20098月我院总结审判经验,拓展审判思路,适应现代婚姻家庭案件发展的需要,经过调研和考察,成立了“婚姻家庭专业法庭”。法官们基于法律规定与现实问题之间的空间和实际需要,深入进行了分析和思考,在立法精神的指引下,大胆创新,依法充分行使法官自由裁量权,推行“婚姻考验期制度”和“离婚风险提示制度”,有效的破解了婚姻家庭审判中的瓶颈和难题(1)。下面谈一下具体想法和做法。

  1《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2001年修订实施十余年,社会的发展和人民意识行为的变化更新很大,仅依据现有的法律及司法解释,给我们法院处理千变万化的婚姻案件提出了难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三十二条规定的“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五个列举式条件:“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有赌博、吸毒恶习屡教不改的、因感情不和夫妻分居满二年的、一方被宣告失踪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若干具体意见》列举了十四条的规定的“感情彻底破裂”条件,这些离婚条件在实践中很难操作和认定,因为这些离婚条件在现实离婚诉讼中较少,而且都是客观标准,大多数夫妻间的离婚原因和矛盾纠纷不符合婚姻法明文列举的规定,很多离婚案件经审查,离婚理由不符合判决离婚的法定条件(第一次起诉离婚案件居多),包括事实不符合条件或者证据不足的情形,但很多原告并不十分理解,因为大多数老百姓认为离婚告到了法院,就已经下定了决心,认为已到了非离不可的地步,尤其是现在信息数字时代,几个月的分居对年轻人来说认为已经到了感情濒危破裂的地步,但并不符合婚姻法规定的“分居满两年”的离婚条件。如果法院对这类案件草率出判判决不准离婚,虽然符合法律的规定,但这种机械古板的判决处理方式往往会造成当事人很大不满,社会效果不好,有的当事人会不服判决上诉,有的只能在等待六个月之后再重新起诉,加大当事人的诉累,也增加了法院的判决率和上诉率。

从法理上讲,“感情破裂”作为离婚条件,是一个主观标准,从字面直观意义上讲是当事人自我内心情感的感受和衡量。但是,婚姻法列举式的五个法定离婚条件及最高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完全破裂的若干意见》十四条的规定的“感情彻底破裂”条件,无不是用客观标准进行的衡量2)这就造成了许多现实中当事人认为感情破裂,但不符合法律规定感情破裂的情况,也造成双方当事人各自认识不一,不服从法院判决的情况。那么,为何不把“感情破裂”法律标准回归到当事人的主观意志标准呢,做到主客观相统一呢?

“婚姻考验期”制度就是在此理念基础上法官做的积极探索和尝试。

“婚姻考验期制度”,是针对不符合法院判决离婚条件,由法官主持调解,促成当事人附条件调解和好的制度。适用范围是对于不符合判决离婚条件且被告坚持不离的案件,如双方存在缓和的余地,推行考验期的方法,加大调解力度,告知原告如果出判带来的利弊,劝解双方当事人再给予对方一定期限的考验期,分析不足,缓和关系,使双方关系有缓冲的余地。双方可以协商考验期的时间的长短(一般3-12个月),可以指明以后改进的方向,并明确考验失败的法律后果(如考验期夫妻未能关系修复,视为双方夫妻感情破裂),法院以调解协议书的形式确定双方考验期的时间和权利义务及夫妻感情破裂的条件,案件以有条件的调解和好处理,可以不再制作书面调解书。这种做法使双方当事人明确了双方夫妻矛盾的方向,也对夫妻感情破裂用考验期的时间和方式进行了确认,成为当事人双方认可的感情破裂的一种方式和约定,这也就避免了法院强硬以客观标准去硬套夫妻感情破裂判决离婚的弊端。

  这种做法相比法院强硬判决不准离婚来讲,对当事人有以下优点:

对当事人来讲,(1)调解结案,诉讼费减半收取;(2)调解协议书明确写明如考验期双方关系不能和好,考验期结束再次起诉视为夫妻感情完全破裂,当事人对离婚有了明确的估值和预期;(3)调解协议签字生效,双方均无权上诉,第二天即起算考验期时间,更加快捷迅速;(4)考验期经双方协商时间有可能不以六个月为限,可长可短,对千差万别的离婚矛盾原因来讲有了更加灵活可行考虑时间,突破了法律规定的判决不准离婚或调和、撤诉案件的六个月之内不得再次起诉的约束,如果考验期短于六个月内再次起诉,法院视为双方约定的起诉条件成就,按照民诉法规定的“新情况、新理由”立案受理3)5)考验期制度使无情的法院判决变成更富有人情味的调解协议,双方均有面子,有助于当事人主动寻求和好机会,改善关系,加强被告的紧迫感和压力,使双方有主动自觉修复婚姻的可能。

对法院来讲,有以下优点:

1)调解协议制作比判决书制作相对简单得多,文书制作快捷方便,提供办案效率;(2)调解协议比判决书程序简单,节省大量审批、校对、盖章、送达、上诉期时间,节约审判资源,减少审判人员的工作量;(3)调解协议签字生效,没有上诉权,减少了上诉率、发还改判率,提高了调解率,提高了当事人对案件审理的满意率;(4)双方对以后的情形有了相对理性的预知,相对减少了当事人二次起诉率,提高了再次起诉时的调解率。

2“风险提示制度”是针对离婚风险预知能力和判断能力不足的当事人推行的一种调解释明模式。包括对原、被告双方分别进行风险提示。

离婚案件对老百姓毕竟是人生大事,作为法官,必须告知当事人离婚以后可能遇到的各种风险或困境。来到法院的当事人大多处于身心疲惫、情绪失调、心态失衡的状况,希望通过法律解决婚姻问题,但很多当事人在离婚后仍摆脱不了离婚风险的折磨。

审判实践中,离婚案件中当事人盲目起诉或应诉的约占30%以上,有的当事人没有充分明白离婚诉讼证据不足带来的法律风险,有的当事人没有充分考虑到离婚以后带来的生活上的风险,甚至有的当事人属于一时赌气不加任何思索的起诉离婚或同意离婚,双方没有对之间的矛盾原因有正确的反思和认识。这就需要法官在明察秋毫的基础上分清原因,及时正确的予以疏导。这也正是离婚案件区别与其他案件的特点,可以说法官的正确疏导释明工作相对于当事人婚姻来讲绝对非常必要。我们的风险提示制度包括两个方面,对于原告,在正确分析双方矛盾原因基础上,告知其离婚后可能带来的精神上的痛苦、财产上的减少、生活上的不变,及实际遇到的种种困境,提示其三思而后行。对于被告,在提示上述风险的情况下,还应告知其可能面临的法律责任风险。在原告坚持离婚的情况下,且经审查双方矛盾属于根本性的、无法改变和无法和好的情况下,被告往往仍然表面上以不离婚为抗辩,但实质是为达到财产或孩子等其他利益为终极目的,法院在明察当事人思想动态的基础上,告知被告离婚诉讼的法律风险,争取让原告在财产等方面做出让步的基础上,与被告达成调解协议,使双方在感情和财产上相对处于心理平衡。婚姻家庭法庭专门印制了《婚姻家庭综合诊疗》宣传手册,内容包含各种常见离婚原因分析及问题解答,帮助当事人阅读。

推行以上两项制度的同时,为了正确审判婚姻案件,为了给处于心理纠结状态下的离婚当事人以正确及时的建议和疏导,婚姻家庭法庭专门配备的各种辅助力量来协助法院积极参与婚姻案件调解工作,第一是聘请了专业的心理咨询师(家庭咨询师),对一部分有调解可能或有特殊心理需求的当事人进行专业疏导,指出并纠正当事人错误的处事方式,对有心理疾病的当事人予以引导;第二是聘请了人民陪审员参与审理案件共同调解;第三是聘请了调解员参与调解,尤其是社区基层调解力量,可以帮助法院查明事实,效果显著。

四、法院推行“婚姻考验期制度”和“风险提示制度”的效果和运行态势。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社会各项制度进入了改革的深水区,会遇到更加复杂的社会矛盾和形式。最为新时期法官,“司法为民”、“能动司法”是新时期法官必须具有的司法理念。作为长期从事传统民事审判工作的基层法官,创设“婚姻考验期制度”和“风险提示制度”就是为了适应当今社会中出现的各类婚姻家庭矛盾而提出的解决问题的新思路,这种模式的创新和改进,审判理念的改变也逐步在实践中得到当事人、律师界的认可,并在逐步推广。

20098月至今,婚姻家庭专业法庭平均每个审判员的年结案数量都在150件以上,案件数量逐年增加,但随着各项创新举措的推行,各项审判指标均有了显著的变化。审判质效具有大幅度提升。2009年结案数451件,调解撤诉率 58%,发还改判率3% 2010年结案数519件,调解撤诉率69%,发还改判率1.5%2011年结案数517件,调解撤诉率86%,发还改判率1.4%2012年结案数457件,调解撤诉率90%,发还改判率1% 2013年结案数430件,调解撤诉率86%,发还改判率1%

 “婚姻考验期制度”和“风险提示制度”的推行,使得审判人员的解释疏导工作多了,程序化工作少了,无情的法律变得更加人性化,减少了当事人的诉累、缩短了办案处理时间,提高了案件调解率,最大限度地消除了当事人之间的不良情绪,另一方面没有突破法律的规定,实现了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的统一。我们努力改变多年来沉积的机械化办案思路,通过新的婚姻理念和解决模式,采用法律和心理、西医和中医相结合的综合疗法,帮助大家诊断婚姻疾病,探索出一条适合中国特色的婚姻家庭经营、婚姻风险回避、婚姻问题解决、婚姻理性解体的道路。我们在婚姻法的法律框架内,大胆创新,运用“婚姻考验期制度”、“离婚风险提示制度”、 “心理疏导和心理干预”等制度,结合中国传统文化伦理观念,多角度、深层次、人性化的解决婚姻家庭纠纷,开创了婚姻家庭案件审理新模式,从根本上化解了家庭矛盾,有效的破解了婚姻家庭审判中的瓶颈和难题,实现案件调解撤诉率连年达到近90%,实现了审判和调解的灵活运用,实现了法律和伦理的二元合一,实现了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

文章出处:河北法院网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秦皇岛海港区法院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