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他山之石普法天地法律法规司法公开服务平台

 

本案中母亲出卖亲生子女的行为是否构成拐卖儿童罪?

作者:胡发福  发布时间:2014-11-21 08:42:00


被告人李花系农村妇女,两年前随丈夫进城打工,200210月计划外怀孕,李花身患高血压等不宜流产的疾病,只能将孩子生下。因其家境贫寒,且负有许多外债,遂与同村来城打工的表兄安大力商议将产后婴儿卖给他人,并托安大力联系一个家庭条件好的收养人。20038月,李花在医院生一女婴。按约定,李花在孩子满月(出生30日)后将女婴交与安大力及收养人汤小典,由汤小典给付李花现金5000元。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对被告人李花出卖亲生子女的行为是否构成拐卖儿童罪,合议庭存在两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李花的行为构成拐卖儿童罪,其主观上有出卖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出卖行为,且收取了收养人汤小典现金5000元,其行为已构成拐卖儿童罪,应追究其刑事责任。

 

第二种意见认为,李花的行为不构成拐卖儿童罪。虽李花有出卖的故意,也实施了出卖行为,但不具备刑法第二百四十条规定的拐骗、贩卖行为,故不构成本罪。

 

笔者支持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条(拐卖妇女、儿童罪)第二款规定,拐卖妇女、儿童是指以出卖为目的,有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接送、中转妇女、儿童行为之一的。可见,拐卖儿童罪只限于上述六种客观行为,并没有将出卖自己的亲生子女列为拐卖儿童罪的范畴。司法实践中,出卖亲生子女是否构成犯罪,主要看情节是否恶劣以及是否以营利为目的。李花夫妇系女婴的法定监护人,对孩子有监护权,从因其家境贫寒、且负有许多外债、托安大力联系一个家庭条件好的收养人来看,李花是为了转移抚养权和监护权,虽收受了现金5000元,不完全等同于“出卖”,虽然其有获利的动机,但不能完全等同于那些专门以人为商品进行买卖的人贩子。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1991年12月29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三次会议通过,根据1998年11月4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的决定》修正) 第三十一条规定,借收养名义拐卖儿童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遗弃婴儿的,由公安部门处以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出卖亲生子女的,由公安部门没收非法所得,并处以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该条立法本意所讲构成的犯罪,是指出卖自己亲生子女而触犯刑法条款的犯罪,是受刑法调整的犯罪,如遗弃罪。若要构成拐卖儿童罪,即使是亲生子女,还需具有刑法第二百四十条规定的六种情形之一,才能构成犯罪。

 

(三)《关于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有关问题的通知》第四部分“正确适用法律,依法严厉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活动”规定,这次“打拐”专项斗争的重点是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的人贩子。凡是拐卖妇女、儿童的,不论是哪个环节,只要是以出卖为目的,有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接送、中转、窝藏妇女、儿童的行为之一的,不论拐卖人数多少,是否获利,均应以拐卖妇女、儿童罪追究刑事责任。对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以及阻碍解救被拐卖妇女、儿童构成犯罪的,也要依法惩处。出卖亲生子女的,由公安机关依法没收非法所得,并处以罚款;以营利为目的,出卖不满十四周岁子女,情节恶劣的,借收养名义拐卖儿童的,以及出卖捡拾的儿童的,均应以拐卖儿童罪追究刑事责任。出卖十四周岁以上女性亲属或者其他不满十四周岁亲属的,以拐卖妇女、儿童罪追究刑事责任。办案中,要正确区分罪与非罪、罪与罪的界限,特别是拐卖妇女罪与介绍婚姻收取钱物行为、拐卖儿童罪与收养中介行为、拐卖儿童罪与拐骗儿童罪,以及绑架儿童罪与拐卖儿童罪的界限,防止扩大打击面或者放纵犯罪。

 

另外,全国法院维护农村稳定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第二部分第(六)项“关于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案件”规定,要从严惩处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团伙的首要分子和以拐卖妇女、儿童为常业的“人贩子”。要严格把握此类案件罪与非罪的界限。对于买卖至亲的案件,要区别对待:以贩卖牟利为目的“收养”子女的,应以拐卖儿童罪处理;对那些迫于生活困难、受重男轻女思想影响而出卖亲生子女或收养子女的,可不作为犯罪处理;对于出卖子女确属情节恶劣的,可按遗弃罪处罚;对于那些确属介绍婚姻,且被介绍的男女双方相互了解对方的基本情况,或者确属介绍收养,并经被收养人父母同意的,尽管介绍的人数较多,从中收取财物较多,也不应作犯罪处理。可见,刑法中规定的拐卖妇女、儿童罪的犯罪对象为妇女、儿童,就出卖亲生子女的行为能否构成拐卖儿童罪而言,在该类特殊案件中,出卖人的主观动机对出卖行为的定性存在影响,如果行为人的出卖行为以营利为目的,出卖14岁以下儿童或其他情节严重的,应当以拐卖儿童罪论处;但是,对那些迫于生活困难、受重男轻女思想影响而出卖亲生子女或收养子女的,可不作为犯罪处理;对于出卖子女确属情节恶劣的,可按遗弃罪处罚,但情节显著轻微的,可不按犯罪论处。笔者在这里要说明的是,如何认定出卖亲生子女确属“情节恶劣”以及营利为目的,目前还没有明确规定,实践中的判定标准也不统一,这需要有关部门尽快出台相关的司法解释去解决,在此之前,任何机关不能对此作出不利于被告的扩大解释。

 

综上所述,笔者支持第二种意见。法院最终采信了笔者的意见。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秦皇岛海港区法院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