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他山之石普法天地法律法规司法公开服务平台

 

喜宴上饮酒过量发生交通事故致死,责任由谁承担?

作者:牟江燕  发布时间:2015-01-26 14:53:31


2013年1月21日,李某在中午已经饮酒的情况下,晚上和妻子王某(即本案原告)骑摩托车到被告张某家中参加婚宴,在酒席上继续饮酒。宴席结束后李某在妻子的陪同下骑摩托车离开,回家的路上因交通事故致死,后经检验,李某体内酒精含量为152.6mg/100ml,已到达醉酒状态,交警大队认定李某对该起交通事故负全部责任。李某的妻子、儿子和母亲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喜宴组织者张某承担赔偿责任。

本案争议的主要问题是婚宴组织者的注意义务应当如何界定,这决定了其是否承担责任以及承担何种比例的责任。原告主张张某对死者的人身安全负有附随义务,但是依照我国现有法律规定,安全保障义务是商业活动中经营者的附随义务,组织婚宴完全不同于商业性的行为。众所周知,婚宴举办者提供白酒给客人使用,符合传统的风俗习惯,组织者提醒来宾不喝或者少喝酒也与常理不符,因此参加婚宴者应根据自己的身体状况来决定自己的饮酒量。按常理说,张某作为组织者负有一定的注意义务,这种义务一方面表现在合理安排宴席,保障活动顺利进行,避免恶意劝酒、闹酒等现象出现,对于宴会参加者出现的身体不适等情况及时关注,组织人员进行照料或救治;另一方面表现在应当在宾客离开时留意其状态及是否适合开车,进而决定应否提醒其小心驾驶或者安排车辆将其安全送回家中。张某存在一定程度的疏忽,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而本案的特殊之处在于,死者李某是在妻子的陪同下离开,首先李某作为一个成年人,应当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他明知自己的酒量和身体状况,仍在中午已经饮酒的情况下放任自己的行为,晚上继续大量饮酒,并且将饮酒不开车的基本法则抛诸脑后,而随同的妻子在知晓这些事实的情况下,没有尽到照顾义务,致使李某在驾车回家途中遇车祸身亡,这些客观情况都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婚宴组织者张某的注意义务,相应的,其应承担的民事赔偿责任也随之减轻。另外,没有证据证明李某所在饭桌上存在劝酒、闹酒的情况,在这一点上也不存在任何人的过错。考虑到本案中死者李某的家庭情况,女儿尚且年幼,寡母无人照料,加之张某在注意义务上的轻微过失以及作为组织宴席的受益方,可以从人道主义的角度判令婚宴组织者张某赔偿10000元。

近年来,因共同饮酒过程中引发的侵权纠纷数量快速上升,其纠纷主要有两种类型:一种是饮酒人本身所受损害,另一种是饮酒人酒后行为导致对第三人的损害。在这两类案件中,酒宴主人和其他同饮者应否对损害承担赔偿责任,成为当事人争辩的焦点。

笔者认为,根据邻人规则理论,“一个人作为或者不作为时应该考虑受自己行为直接、紧密影响之人的利益”,作为酒宴主人和其他同饮者,与醉酒者存在特殊的关系。在同饮者醉酒情况下,酒宴主人和同饮者负有安全保障义务,以保护同饮醉酒者的生命健康权益。

侵权法上的过错可以体现为侵害他人权益的积极和故意,也可以体现为对他人受损的懈怠和疏忽。那么,酒宴主人或酒宴同饮者应当尽到怎样的安全保障义务?笔者认为,酒宴主人及酒宴同饮者应当注意以下几点:一是酒宴上不要过度劝酒,甚至拼酒,由此造成同饮者健康损害的,须承担民事责任。二是对同饮者过度饮酒行为,应加提醒或者制止。三是在同饮者醉酒而处于危险状态下,应及时送医治疗。四是酒宴结束后,应将醉酒者妥善安全送回家。五是对同饮者酒后驾车离开的行为,应加以有效提醒及劝阻。但是在法律实践中,应结合具体的案情具体分析,不可过分强加宴席组织者和同饮者的义务,这样既有失公允,也会产生不良的社会向导。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秦皇岛海港区法院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