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他山之石普法天地法律法规司法公开服务平台

 

关于开展案件裁判风险评估的调研报告

作者:王景海  发布时间:2015-03-11 08:47:27


当前,我国正处于发展的关键期,改革的深化期,矛盾的凸显期,维护社会和谐稳定是人民法院的根本职责。近年来,海港区法院紧紧围绕工作大局,依靠上级法院有力指导和地方党委及政府有力支持,以深入推进司法公开和司法改革工作为着力点,忠实履行审判职责,能动参与社会管理创新,在化解社会矛盾,保障经济发展,促进社会和谐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绩。面对当前社会矛盾频发、关系错综复杂的现状,海港区法院立足审判实际,将开展案件裁判风险评估作为解决案件纠纷的重要方法之一,在积极探索矛盾化解新思路、新方法方面,积累了有益经验。

一、我院开展案件裁判风险评估的背景及特征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经济结构调整带来利益格局的变化,社会进入转型时期和矛盾凸显时期,由此带来的一系列矛盾纠纷不断涌入法院。近年来,在全市九个区县法院中,我院受理各类案件数一直居于前列,年收案1万多件,呈逐年上升态势。在诉讼案件数量高度膨胀的压力下,人民法院不仅面临着适用法律和统一执法难度加大的困境,而且要进一步担负起维护社会稳定、促进社会和谐的重要使命。

在正确认识诉讼爆炸是社会发展必经过程的前提下,如何发挥审判职能作用,积极应对新形势,找准切入点,巧妙融入到推动社会和谐发展的主题中,是人民法院当前值得思考和探究的课题之一。人民法院充分认识到在当前社会转型时期,在多样化的社会背景下,必须要加入多元化的政治价值和社会价值考量,法律适用不能再停留在按部就班的静态逻辑推演水平上,将案件的法律效果与政治效果、社会效果有机结合起来,强调法律适用的同时,充分考量政治价值和社会价值,是法院工作的应有之义。

案件裁判风险评估,就是将人民法院办案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各种风险情况提前予以预测、估量,并有针对性地做好防范、处置预案,在彰显办案法律效果的同时,兼顾案件裁判社会效果和政治效果,实现三者有机统一。开展案件裁判风险评估,正是新形势下人民法院能动参与社会管理创新、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发展的必然选择。案件裁判风险评估作为社会风险评估的重要部分,在具有社会风险评估一般特性的同时,更具备不同于社会风险评估通常运作模式的独有特征:

(一)案件裁判风险评估具有甄别性。社会生活的多样性决定了个案案情的千差万别,在审判实践中,针对个案开展裁判风险评估,必须根据案情特点,有针对性地预测、防范、应对可能存在的风险,甄别性决定了开展案件裁判风险评估方式的多样化,千篇一律的风险评估模式无法满足案件审理的需要。

(二)案件裁判风险评估具有连续性。案件自进入司法视野,从立案阶段到审判流程再到执行环节,各步骤环环相扣,在案件裁判流程中,风险评估的运作和案件裁判阶段密切相关,每一环节的风险评估既是上一环节风险评估的延续,又是下一阶段风险评估的前瞻。

(三)案件裁判风险评估具有独立性。案件裁判风险评估虽然产生、服务于案件审判执行工作,但并不完全依附其上,相对于案件审理流程而言,案件裁判风险评估已形成较为完善的运作系统,具有相对独立的意义。

二、开展案件裁判风险评估的效果及问题

案件裁判风险评估作为实现裁判法律效果、社会效果和政治效果有机统一的重要途径,几年来,有力推动了我院审判执行工作的开展。

(一)完善了风险评估机制。通过实践,在初探个案审判风险评估的基础上,我院不断总结个案风险评估的有益经验,形成了一套以《关于在审判执行工作中认真落实法律效果、政治效果和社会效果协调统一的意见》为价值主导的风险评估体系。在三棱锥体无缝隙管理模式的运作中,将风险评估的实践操作贯穿始终,先后以《重大案件风险评估办法》等一系列制度规定规范风险评估的运作规程。案件裁判的政治效果和社会效果,成为人民法院执法办案中决定案件处理最终结果的重要参考。

(二)更新了审判理念。我院法官逐渐摒弃简单办案、就案办案的机械执法观念,在裁判案件过程中,更加注重将法律效果、社会效果和政治效果相结合。倡导调解、和解、诉外化解矛盾纠纷,对纠纷尖锐、简单裁判无法根本解决矛盾的案件,充分预测评估裁判风险,更多考虑和采用非裁判方式,促成当事人达成谅解和共识,最终实现“案结事了”。

(三)提高了办案质量。自开展案件裁判法律效果、社会效果和政治效果的风险评估以来,我院结案率逐年上升,改判比例逐年下降。2012年改判率为12.23%2013年改判率为11.76%2014年改判率为10.24%。再审案件占当年所结案件的比例呈下降趋势,2012年为1.40%2013年为1.35%2014年为0.97%,案件质量逐步提高。

(四)稳妥审结了一些重大案件。对一些有较大社会影响的典型案件,充分考量非法律因素,正确开展案件裁判法律效果、社会效果和政治效果的全面评估,关注并回应社会关切成为纠纷解决的优势选择。案件裁判效果风险评估机制运行以来,一批具有重大影响和网络舆情密切关注的大案、要案,在司法保障完善、采取措施得当的基础上,稳妥高效审结,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和政治效果。

(五)有效化解了信访矛盾。案件裁判风险评估机制的运作,有力促进了申诉信访矛盾化解。立案信访窗口的建设逐步完善,“一站式”立案信访服务逐渐推行,在温馨、便捷的接访环境中,创造性地推行首访负责制和信访问责制等一系列接访制度,规范信访工作流程,形成了良好有序的信访秩序,申诉信访压力得到有效缓解。

案件裁判风险评估作为有效化解矛盾、解决纠纷的方式之一,在取得成效的同时也存在着一定不足,主要体现在:

一是案件风险评估力度分布不均衡。长期以来,受观念、机制等多种因素影响,案件裁判风险评估主要集中在一部分社会关注度高、影响范围广泛的类型案件、群体案件上,对一般案件,尤其是民间琐碎纠纷形成的小标的诉讼案件,开展案件风险评估力度不够。而实践中,此类案件发展为申诉信访案件的比例居高不下,对此类案件开展充分裁判风险评估的重要性应当引起重视。

二是知察案件裁判风险的途径单一。审判实践中,人民法院获悉风险苗头的方式较为简单,通常仅能从接待、询问、调解等与当事人直接接触的时机中感知可能的风险,对当事人的思想动态把握有限,获知案件潜藏风险的渠道单一。在操作上,大多数案件的风险评估停留在口头模式,缺乏规范、统一的风险评估流程展示,导致在需要追溯案件裁判流程时,是否就案件处理开展过风险评估无据可查。

三是对新型化风险涌现欠缺应对机制。电视、网络、广播等媒体对案件审理片面性、倾向性的报道,在一定程度上,给人民法院正常工作的开展带来了一定压力。而人民法院未能迅速突破传统风险应对模式,建立起信息化、科技化的立体风险应对体系,对新型化风险的应对手段相对滞后,在舆情应对工作中常常陷于被动。

四是案件风险评估运作缺乏规范指引。人民法院案件裁判风险评估机制作为社会风险评估体系的子系统,其成功运作无疑需要一个科学、统一的社会风险评估体系作保证。当前,我国的社会风险评估处于起步阶段,配套机制、对应措施尚不完善,人民法院案件风险评估的开展缺乏刚性规范和系统指引。

三、我院完善案件风险评估机制的基本做法

几年来,我院努力探索多层面、立体化的案件风险评估运作模式,并对风险评估机制的构建作了许多有益尝试。

(一)将案件裁判风险评估渗透各办案环节。将开展裁判案件风险评估形成办案惯性思维,发展为每名法官在案件审理过程中秉持的方法和态度。从立案环节开始,到执行阶段结束,对案件裁判的效果风险评估贯穿始终,形成全流程风险预测、评估、预警、应对机制。我院明确要求,承办法官在阅卷、开庭、接待、调解、合议、汇报、宣判各个阶段,必须将案件裁判法律效果、社会效果和政治效果作全面预测和考量。提请审判委员会讨论的案件,报告材料中必须载明对裁判结果法律效果、社会效果、政治效果的评估。涉及被害人死亡的刑事犯罪案件,在合议庭充分论证后,须经过审判委员会集体讨论,并作全面的社会风险评估后予以下判。

(二)将案件裁判风险评估贯穿各类型案件。根据案件性质、特点,有针对性地全面预测、防范、应对案件裁判风险。

1.建立刑事案件被告人社会调查制度。未成年被告人通过中介组织进行社会调查,其他被告人由人民法院自行调查,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将被告人生活背景、成长环境、教育基础、家庭境况等情况纳入酌定量刑情节。注重将风险评估的触角延伸到案件终结后续领域,彰显法律人文关怀,将经济困难的刑事犯罪被害人及其家属,纳入司法救助体系。

2.引入民风民俗化解民事案件纠纷。在审理土地承包、相邻纠纷等涉及不动产的案件中,在充分查阅卷宗、了解案情的基础上,开展现场勘查,善于巧妙借力,将民风民俗作为纠纷化解利器,邀请当地基层组织、社村领导、街坊邻里共同参与现场协调工作,充分以合力将纠纷化解在当地、化解在基层。并以个案的解决为生动事例,现场普及宣传法律知识,达到“审理一案,教育一片”的良好社会效果。

3.妥善审理婚姻家事纠纷等传统案件。着重通过接待、询问、调解了解当事人心理动态,通过观察当事人的表情、神态、言行以及情绪变化,对可能出现的危险行为做好心理防范和应对措施。在案件审理过程中,禁止与当事人单独接触,接待、询问,调解必须二人以上才可开展,必要时,现场配置安保力量,防止过激行为发生。在预判风险的基础上,通过街道组织、工作单位、亲朋好友充分掌握双方生活背景、工作状况、经济条件,适当考虑物质生活条件相对较差当事人的权益,努力协调双方利益,降低婚姻家事类案件中潜藏的高危风险。

4.积极防范应对申诉信访案件风险。面对申诉信访压力的加大,我院努力构建大信访格局,做好息诉稳控工作。完善并推行涉诉信访预警机制,对涉诉信访案件进行风险预测评估,制定出台《重大事项信息报送工作办法》,对可能引发矛盾激化的重大案件、重大事件或者其他情况严格规定,及时采取措施化解。对无理缠访的案件采取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举行听证会、发送《信访通报》等方式,取得社会公众对法院工作的理解和支持,促使当事人息诉服判。

(三)将案件裁判风险评估涵盖重点案件。随着经济社会高速发展,涉及房地产开发、拆迁还房、商品房买卖、建筑施工、银行借款、民间借贷等纠纷的案件逐年增多,牵涉的利益也日益广泛,一些密切关系社会稳定、群体利益的矛盾尖锐化、白热化,成为案件裁判风险评估的重点。我院在审慎处理此类案件的同时,充分以社会效果和政治效果为考量因素,切实做好重点案件风险评估。在征地拆迁等社会焦点的处置上,从严把握案件准入条件;对裁定准予执行的案件,依靠党委领导和政府支持,切实做好风险评估、风险管控和舆情应对,积极稳妥采取强制措施,尽最大努力通过协调化解纠纷。

四、深入推进案件裁判效果风险评估工作的几点建议

1.以建立案件裁判风险评估分级管理为基础,构建风险评估新模式。按照案件性质、审理环节、激烈程度、形成规模等标准,将案件裁判风险以从低到高顺序划分为三级、二级、一级,实行风险评估分级管理。对矛盾对抗激烈、当事人出现闹访、缠访或产生过激行为的各类案件,纳入一级风险管理,由信访办统一建立专门风险管理台账,追踪收集、反馈各环节的审理状况,并根据个案实际,制定落实对应风险防范措施;由政治处统一负责网络舆情的信息掌握,了解掌握各部门的案件风险情况,加强办案风险管理。

2.以实行案件裁判风险评估层级网络管理为载体,完善风险评估新机制。我院案件裁判风险评估相对封闭,评估方式单一,有必要在法院系统内部通过调研、学习、交流等方式,相互取长补短,进一步健全当前案件裁判风险评估机制。在法院内部,建立起包括主审法官、庭长、分管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在内的“办案风险评估四级网络”,各部门增强协调衔接,将案件全程纳入裁判风险评估范畴,以随案填写、移送《案件裁判风险评估表》等规范方式,顺利推进审判执行各环节的案件风险评估。

3.以构建全方位、多角度的案件裁判风险评估体系为目标,打造风险评估新格局。制定出台一系列社会风险评估、风险预警、风险管理、风险化解的制度规范,形成具有科学性、系统性的社会风险评估体系。加大法院与政府相关职能部门的沟通配合,坚持主动走访收集、了解案件相关情况,提高评估案件裁判效果的准确性。建立起包括乡镇、企业、社区、村(居)委会、人民调解组织等多种社会主体在内的多元风险收集、评估、预警、化解网络系统,充分发挥人民调解员、人民陪审员等的职能作用,对案件风险信息,特别是苗头性、群体性、倾向性的信息进行全面收集和梳理,增强风险评估的准确性和可靠性。

4.以化解矛盾,维护稳定为根本出发点,探索风险评估新保障。开展裁判的效果风险评估,根本意义在于促进社会和谐,保障和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大局。在做好案件裁判效果风险评估的基础上,建立相应的后续保障机制,延伸风险评估效果,使案件裁判的风险评估的价值真正落实在具体个案中,从根本上化解案件矛盾,维护社会稳定。

 

文章出处:办公室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秦皇岛海港区法院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