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他山之石普法天地法律法规司法公开服务平台

 

基层法官心理健康现状、原因及对策分析

作者:张欣 闫五一 邵中玲 张传友 景赟 徐静英 马慧   发布时间:2016-01-05 09:04:01


    摘 要 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飞速发展,人们的精神世界受到了不断冲击,多种职业人群的心理健康问题日渐凸显,其中,基层法官心理亚健康状态已经成为这一群体的共性问题,日益受到关注。本文总结了近年来国内对基层法官心理问题的实证性研究结果,分析了法官心理问题的成因,并提出了改善和提升法官心理健康状况的对策。

    关键词 法官;心理;对策

    近年来,我国经济飞速发展,政治体制改革不断深入,给人们的心理世界带来了一定冲击。诸多社会变化和法官本身的工作压力交织在一起,对这一群体的心理产生较大的影响。当今,我国法官群体的心理健康状况堪忧,这无疑会给我国社会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甚至损害司法体系的根基。因此,分析基层法官心理问题现状并提出有针对性的改善方法,对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法官心理健康的实证研究现状

    国内针对法官群体心理健康状况的实证研究不多,大多数的报道为经验性总结。近八年来有代表性的实证性研究主要包括以下几项。

    (一)以自行设计的问卷进行的调查研究

    北京市延庆县人民法院的董晓军设计了法官职业压力和心理健康调查问卷,发现94%的被调查法官心理压力较大,近70%的法官存在严重的工作倦态,近20%的法官对工作不安心、有跳槽转行的想法,近10%的法官有看心理医生的渴望和需求,造成法官心理状况不佳的主要原因按照重要程度排序,排在首位的是法官的案件压力大、工作负担重,之后三个主要原因分别是:法官的社会地位和待遇不高、晋升空间和机会小,法院内部竞争激烈、考核和评比过多以及法官工作得不到客观、公正的认可[1]。

    (二)以症状自评量表(SCL -90)为工具的调查研究

    龚小玲等人[2]以四川省部分中、基层法院的154名法官为研究对象,以症状自评量表(SCL-90)为研究工具进行调查,发现法官的SCL-90总分和平均分均高于全国常模,躯体化、强迫症状、忧郁、焦虑、敌对、偏执和精神病性的因子分显著高于全国常模,说明法官的心理健康状况低于一般人群。于鑫和王华伟等分别以94名和150名法官为研究对象的调查结果与龚小玲的研究结果基本一致,均发现法官在SCL-90的多项因子分上高于全国常模;法官的压力主要来源于法院内部(如工作量、绩效考核、责任追究、职务和级别晋升),社会外部(如来自当事人、上级法院、人大、政法等部门、网络、媒体的压力)和法官自身(如物质经济方面、缺乏成就感、认同感)[3-4]。

    (三)对心理健康及其相关因素的调查研究

    侯炜等人以河南省某地区各级人民法院的274名法官为研究对象,以一般健康问卷(GHQ-12)、艾森克人格问卷简式量表中国版(EPQ-RSC)和社会支持问卷(SSRS)为研究工具,发现心理健康问题的检出率为34.0%,而且法官的心理状况与其人格因素的内外向、神经质以及社会支持中的主观支持具有相关性[5]。

    以上实证研究的数据充分表明,我国基层法官的心理健康状况不佳,法官心理问题已经成为迫在眉睫、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之一。

    二、法官心理问题的成因

    我国法官心理问题的成因比较复杂,归纳起来,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一)社会因素的影响。

    社会变革转型期,法官群体面对的工作对象的心理状况越来越复杂,这对于法官的心理承受能力和应变能力提出了严峻的考验。例如,受某些社会问题和矛盾的影响,案件当事人容易产生嫉妒、失落、剥夺感、仇富等不良心理,使得他们对法官产生强烈的不信任感和不公正感。一些当事人更是有意无意地将内心的这些不良情绪发泄到法官身上,甚至对法官进行无端指责、谩骂和纠缠。同时,有些媒体在对事实和司法程序了解不足的情况下,就随意对一些案件进行不实报道,误导公众,引发公众对法官的猜测、鄙视甚至仇视情绪。这些都为法官正常的工作设置了阻碍,增加了法官的工作难度和压力,平添了法官的心理负担。

    (二)生活方面的压力。

    法官的工作性质使得他们经常在业余和周末时间外出调查,生活不规律,工作负荷重,并影响其正常的家庭生活。而且,基层法官工资收入不高,经济压力较大。曾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的万鄂湘曾说:“我们作过调研,同样是法学毕业,当教授是当法官工资的两到三倍,而当律师则更多……”可见,经济方面的压力也会让基层法官感觉到自己从事的职业并未真正得到社会的尊重,缺乏认同感和成就感,从而容易导致其出现心理不平衡感。

    (三)相关机制的欠缺。

    权利、义务与责任密不可分,法官在掌握着巨大的审判权和自由裁量权的同时,也担负着重大的责任和压力。然而,目前我国并没有建立完善的案件责任追究机制,存在错案标准不明确、追究主体不清晰、追究程序不完整等问题。正是由于现行机制中没有可操作的、规范性的依据可循,导致基层法官对自己的审判行为没有心理预期,从而长时间处于潜意识的恐惧之中,担心办错案被追责;同时,由于缺乏相应的保护机制,法官也会担心遭到当事人的打击报复。这些均加重了我国法官群体的心理压力。

    三、法官心理健康水平提升的途径和办法

    针对上述我国法官的心理健康现状和心理问题的成因,今后,相关部门需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改善和提升法官的心理健康状况。

    (一)推动建立法官相关保障机制。

    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能够给予基层法官最强大的心理屏障。首先,要保障法官不受社会其他因素干扰,真正拥有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的职业权力和独立的审判地位;第二,要保障法官的职业稳定性,建立起规范、明确的错案判定标准和追责制度,法官一经任用,除明确法律原因外,不得轻易被处分、降职、免职或辞退;第三,要提高法官的的职业收入和待遇,高薪养廉,从而使法官的职业荣誉感和认同感得以提升;第四,要保障法官的人身和职业安全,建立起法官的职业安全保障机制,有效维护法官及其家人的人身安全和合法权益,对侵害法官身心安全的人和事依法追责、绝不姑息。

    (二)强化法官的司法审判能力。

    法院系统应为基层法官提供更多学习交流的机会,利用多渠道、多形式的培训,提高基层法官队伍整体专业素质。使基层法官在熟练掌握法律条文的同时,拓宽视野,解放思想,能够以冷静、平和的心态去处理各类案件。业务的熟练、审判的准确能够在很大程度上促使法官建立自信心,提高法官的工作成就感和工作质量,稳定法官的审判心理,消除其恐惧感,降低心理压力。

    (三)增强法官的心理调节能力。

    首先,各级法院建立法官心理健康教育服务机制。今后,各级法院应逐步将心理健康教育服务工作纳入法官队伍建设的整体序列,成立专业的心理健康机构,开展对基层法官的心理健康宣传、教育、咨询、指导等工作。例如,可以定期对法官进行心理健康普测筛查,建立心理健康档案,对其心理状态进行跟踪评估,及时进行心理预警及干预;定期对法官开展心理健康知识培训和讲座,提高法官个体的心理抗压能力。

    第二,法官学会自我调节,消除和缓解自身心理压力。著名哲学家、教育家亚里斯多德曾提出这样一个公式:“如果想解决那些使我们窘迫、使我们像生活在地狱中一样的问题,采取以下四个步骤,通常可以消除我们90%的忧虑:第一,清楚写下我们所担心的是什么?第二,写下我们可以怎么办以及可能发生的结果。第三,决定该怎么办。第四,马上按决定去做。”通过心理健康专家的指导和自己的不断学习,法官如能具备相应的心理学知识和亚里斯多德式的解决问题的意识,就能够发现自己的问题所在,并且排解掉大部分问题,在一定程度上进行自我调节和干预,缓解心理压力,提高心理承受能力。

    第三,树立职业信仰,缓解职业倦怠。坚定的职业信仰会增强基层法官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增强他们在工作中的自信心、职业幸福感和职业荣誉感。具备了坚定的职业信仰,坚守法官“公正、廉洁、为民”的价值观,就能更好地面对社会上各种因素带来的负面影响和心理压力,优化自身心理状态。我国法官心理健康状况堪忧,原因复杂,希望本文能够对相关职能部门起到一定的启发和借鉴作用,采取有效措施,避免基层法官心理问题的发生,提升法官心理健康水平,稳定法官队伍,从而维护司法公正的大局。

    参考文献

    [1] 董晓军. 基层法官心理压力现状分析和缓解对策研究. 法律适用. 2007,(1): 27-31.

    [2] 龚小玲,张庆林. 中基层法官心理健康状况调查结果分析. 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 2008,16(1): 88-90.

    [3] 于鑫. 法官职业压力的内在原因与组织支持完善. 山东审判. 2013, 29(4):53-58.

    [4] 王华伟,赵丽丽. 论一线法官的心理压力与应对. 河南工程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3,28(3):62-66.

    [5] 侯祎,唐永,李永鑫. 法官工作倦怠与人格特征、心理控制源的关系.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 2008,16(4):397-398.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秦皇岛海港区法院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