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他山之石普法天地法律法规司法公开服务平台

 

我国法官心理健康状况调查及元分析

作者:马慧 李秀影 高红新 闫五一 邵中玲 张传友 景赟 宋之杰   发布时间:2016-01-05 09:06:12


    【摘要】 目的:调查我国法官心理健康现状,并通过元分析了解我国法官心理健康全貌。 方法:采用症状自评量表(SCL-90)对226名法官进行调查,并与律师和公务员进行对比;搜集国内以SCL-90为调查工具、以法官为对象的研究报道,与本研究结果一起进行元分析。结果:被试法官心理健康状况低于全国常模水平,与公务员差异不显著,在躯体化方面低于律师;不同工作年限法官在躯体化、强迫症状、焦虑和其他方面存在显著差异。元分析纳入文献共6篇,涉及被试1064人,元分析结果显示,我国法官整体心理健康各方面与一般人群差异不显著;经同质性和敏感性分析,剔除一篇文献后,法官在躯体化、强迫症状、抑郁、焦虑和精神病性方面的状况明显低于一般人群。结论:我国法官整体心理健康状况不佳;由于纳入文献较少、异质性明显,应用此结果需谨慎。

    【关键词】 法官;SCL-90;元分析;

    心理健康中图分类号:B849;R395;C91

    An Investigation and Meta-Analysis on Mental Health Status of Chinese Judges MA Hui1,2, LI Xiu-ying3, GAO Hong-xin1,2, YAN Wu-yi4, SHAO Zhong-ling5, ZHANG Chuan-you4,JING Yun4, SONG Zhi-jie5 1

    College of Humanities and Law, 2 Mental health Center,5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Yanshan University, Qinhuangdao 066004, China;3 Hospital of Dalian 93253 Corp, Dalian 116000, China;4 Qinhuangdao Intermediate People's Court,Qinhuangdao 066000, China,5 Qinhuangdao Beidaihe New Area People's Court,Qinhuangdao 066100,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study the overall mental health status of Chinese judges by investigating the mental health levels of Chinese judges and doing meta-analysis. Mehtods Symptom Checklist (SCL -90) was used to investigate the mental health status of judges in Hebei Province, which was compared with that of lawyers or general civil servants from the same area. Software Review Manager Version 5.1 was applied to do meta-analysis of studies on mental health of Chinese judges by SCL-90, together with the results of this study. Results The judges had significant higher scores on all the nine factors of SCL-90 than the norm (all p<0.05), had significant higher score on somatization than the lawyers (p<0.001), and had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all the nine factors compared to general civil servants (all p>0.05). Chinese literatures investigating the mental health status of judges by using SCL-90 in 1984~2014 were searched comprehensively by two researchers. Finally, six studies including 1064 participants were included. There was overall heterogeneity across these six studies (all p<0.05, I2>50%), so random-effects model was used. Meta-analysis found that the overall effect size of Chinese judges showed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mental health level compared with the Chinese norm (all p<0.05). One paper was excluded because it caused the overall heterogeneity and sensibility. Then meta-analysis of the remaining 5 studies showed the mental health levels of Chinese judges were inferior to Chinese general levels in somatization, obsessive-compulsive, depression, anxiety, and psychoticism (all p≤0.01). Conclusion The overall mental health status of Chinese judges is poor. Considering few included studies and high heterogeneity, the application of these findings should be careful.

    【Key words】Judge;SCL-90;Meta-analysis;Mental health

    1 前言

    当前我国正处于社会转型的关键时期,在经济飞速发展的同时,出现了一系列前所未有的社会问题,其中一些问题对法官群体的心理冲击较大[1-2]。面对外部社会环境的巨大挑战时,法官更需要较强的内部心理环境才能胜任其职。国外的研究发现,法官容易发生情绪障碍、替代性创伤和职业倦怠等心理问题。国内对法官心理健康状况的研究起步较晚,实证性研究中以症状自评量表(Symptom Checklist 90, SCL-90)作为调查工具者居多[1,3-6],这些研究为相关部门了解法官心理健康现状提供了宝贵数据,然而也存在如下不足:(1)研究数量不多,各研究的样本量中等;(2)样本的选取偏倚、地域差异(仅包括北京、四川、湖南、江苏、山东等省市)和发表时间差异等,很可能影响研究结论的准确性;(3)未设定相匹配的控制组进行比较,几乎均以1986年全国常模[7]作为比对标准;(4)研究结论存在差异。可见,我国法官心理健康整体状况如何,仍是悬而未决的问题。采用更为严谨的实验对照研究、开展多地域的实证调查,以及对已有研究结果进行定量系统评价,有助于回答这一问题。因此,本研究在对河北省法官进行实验对照性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对现有研究进行元分析,以期得出我国法官心理健康状况的一般性结论。

    2 对象与方法

    2.1 调查研究的对象与方法

    2.1.1 对象

    采用整群随机抽样法,研究组(法官组)包括河北省部分中、基层法院从事审判工作的法官226人;对照组1(律师组)包括河北省部分律师事务所的律师149人;对照组2(公务员组)包括河北省部分市/区级机关的一般公务员148人。

    2.1.2 方法

    团体施测,发放SCL-90问卷和一般情况调查表,无记名答题之后回收问卷。法官、律师和公务员组分别回收问卷198、144和146份,回收率87.6%、96.6%和98.6%,剔除无效问卷后,有效问卷为187、135和133份,问卷回收有效率94.4%、93.8%和91.1%。应用SPSS16.0 软件进行数据的统计分析。

    2.2 元分析的文献收集与数据处理

    2.2.1 元分析的文献收集

    (1)文献选取和排除标准 搜集所有应用SCL-90量表对法官心理健康进行调查的中文研究报道。纳入的文献需满足以下标准:①调查对象为中基层法院法官,无严重躯体疾病或精神疾病;②调查工具包括SCL-90量表;③报告描述了对象的一般人口学数据,以及SCL-90量表9个心理因子的均值(M)和标准差(SD);④SCL-90量表采用1-5分的评分方法,如果采用0-4分的评分方法则统一转换。排除标准:①研究对象不完全是法官群体,混杂了其他群体,且未做区分进行研究;②调查未使用SCL-90量表;③调查数据不完整,未呈现所有9个因子的结果,或者缺少M、SD数据;④同一研究团队基于同一批研究数据发表的不同文章,仅保留其中一篇。

    (2)文献检索 在中国期刊网的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维普中文科技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中国优秀博硕士论文数据库和中国重要会议论文集中,以“法官”或“审判员”为检索词,限定发表时间为“1984年1月~2014年6月”进行检索,然后在结果中选择任意字段含有“SCL”的文章,研究小组两位成员分别对检索出的论文进行严格筛选,并对已查得的文献进行文献追溯,然后交叉核对,意见不一致时通过讨论协商解决。最后筛选出符合纳入标准的研究报告5篇,其中学术期刊上公开发表的3篇,硕士学位论文1篇,会议论文1篇。加上本研究数据,共得到6套法官心理健康元分析的纳入数据,总样本量为1064,发表时间跨度为2006-2014年。

    2.2.2 元分析的数据提取

    提取被试来源、地域、样本量、年龄、性别构成、发表时间、出版物类别、名称等数据(见表1),以及SCL-90的9个因子分结果。由研究小组的两位成员分别对每一篇研究报告进行数据提取,然后交叉核对,最终核对无误的数据作为元分析的数据源。

表1 法官一般心理健康状况研究文献的基本资料

    序号 作者 发表/研究时间 出版物 抽样方法 样本 比较对象 结果:心理健康水平 名称 类别 来源 数量 年龄范围平均年龄 男:女 1 冯晓蓉 2006年9月 心身医学专业委员会第六届学术研讨会 会议论文 随机抽样 湖南省郴州市一市二区法院 133 NA 290:41 (法官+检察官) 全国常模 优于常模 2 龚小玲&张庆林 2008年16卷1期 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 统计源期刊 NA 四川省部分中基层法院 154 NA 105:49 全国常模 低于常模 3 牛京育等 2011年23卷21期 中国民康医学 一般期刊 分层整群抽样 四个不同区域的法院 194 28-57 38.97± 6.96 128:66 全国常模 同于或优于常模 4 胡晶 2012年3月 东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学位论文 NA 江苏省各市各级法院 291 NA 179:112 全国常模 低于常模 5 于鑫 2013年4期 山东审判 一般期刊 NA 山东省部分基层法官 94 NA NA 全国常模 低于常模 6 马慧等 本研究 现代预防医学 统计源期刊 整群随机抽样 河北省部分中基层法院 187 23-59 40.66± 8.08 139:48 律师、公务员及全国常模 低于常模,同于或低于律师,同于公务员 NA:报告中未提供相关资料

    2.2.3 元分析的统计分析方法

    (1)比较标准的选择

    目前国内应用最为广泛的SCL-90常模是1986年由金华等人提供的中国成人常模[7]。本研究的调查部分,以律师和公务员作为对照,同时与1986年常模进行比较;元分析入组的其他5项研究均采用1986年全国常模作为对照标准,因此,元分析将6项研究中法官SCL-90的结果作为实验组数据,将1986年常模作为控制组数据,进行比较分析。

    (2)统计分析过程

    统计分析过程在软件Review Manager Version 5.1下进行。应用Q统计量和I2统计量进行同质性检验。如果p>0.10 或 I2<50%,则认为所有文章间不存在异质性,应用固定效应模型计算合并的SCL-90结果与对照标准的差异;反之,则认为存在异质性,应用随机效应模型计算[8]。

    元分析中,单个研究的效应量d是每篇入组文章SCL-90结果中9个因子分的均数M和标准差SD。由各研究结果的d计算综合条件下抽样样本效果大小平均值d(—)。由于SCL-90 结果是连续型变量,因此,以均数差值(mean difference,MD)及95%可信区间(95% Confidence Interval,95% CI)作为结局变量。用森林图展示纳入的单个研究和整体综合的效应量。合并效应量越大,说明实验组与控制组之间的差异越大。根据Cohen的经验判断标准[9],可以把效应量划分为小(d(—)≤0.2)、中(0.2<d(—)<0.8)、大(d(—)≥0.8)三个等级。

    应用漏斗图检验实验结果的发表性偏倚。为了探讨单个研究对整个元分析结果的影响,应用逐一剔除法进行敏感性检验:即每次只剔除一个研究,观察结果的稳定性,如果剩余5项研究的总效应量落于全部6项研究总效应量的95%CI范围之外,或者总体效应的差异显著性水平发生明显改变,则认为该研究对元分析的结果影响较

大。

    3 结果

    3.1 河北省法官群体心理健康状况调查结果

    3.1.1 研究对象基本信息

    研究对象基本信息见表2。三组研究对象之间,性别比例(χ2=4.295,p=0.117)和年龄(F=1.392,p=0.250)均无统计学差异。法官样本187人,其中男性139人(74.3%),女性48人(25.7%);工作年限0~4年者35人(18.7%),5~9年者33人(17.6%),10-19年者59人(31.6%),20-29年者54人(28.9%),30年及以上者6人(3.2%)。

表2 河北省法官心理健康状况调查研究对象基本信息研究对象

    人数 性别比例(男:女) 年龄(M±SD) 年龄范围法官组 187 139:48 40.66±8.08 23~59 律师组 135 87:48 39.27±9.86 23~69 公务员组 133 88:45 39.54±7.13 22~58

    3.1.2 法官组SCL-90得分与律师组、公务员组和全国常模的比较结果 如表3所示,单样本T检验结果显示,法官样本SCL-90的总分及9个因子分均显著高于全国常模(全部p<0.001)。单因素方差分析结果显示,三组样本在躯体化因子得分上存在显著差异(p=0.002);进一步的两两比较结果显示,法官的躯体化因子分显著高于律师(p<0.001),而法官SCL-90各项得分与公务员均无显著差异(所有p>0.05)。

表3 河北省法官与律师、公务员和全国常模SCL-90各因子分、总分和总均分的比较(M±SD)

    项目 法官 n=187 律师 n=135 公务员 n=133 F p 全国常模 n=1388 t p 总均分 1.74±0.59 1.63±0.37 1.65±0.51 2.319 0.100 1.44±0.43 7.027 <0.001 躯体化 1.74±0.68 1.51±0.37 1.62±0.61 6.550 0.002 1.37±0.48 7.524 <0.001 强迫 1.97±0.65 1.86±0.48 1.92±0.61 1.227 0.294 1.62±0.58 7.202 <0.001 人际敏感 1.77±0.62 1.76±0.49 1.69±0.57 0.731 0.482 1.65±0.51 2.550 <0.001 抑郁 1.77±0.64 1.69±0.49 1.69±0.60 0.959 0.384 1.50±0.59 5.783 <0.001 焦虑 1.66±0.57 1.59±0.41 1.61±0.60 0.822 0.440 1.39±0.43 6.544 <0.001 敌对性 1.72±0.63 1.66±0.49 1.70±0.61 0.428 0.652 1.48±0.56 5.246 <0.001 恐怖 1.47±0.55 1.37±0.41 1.39±0.47 2.180 0.114 1.23±0.41 6.014 <0.001 偏执 1.65±0.52 1.61±0.51 1.60±0.50 0.431 0.650 1.43±0.57 5.674 <0.001 精神病性 1.63±0.52 1.51±0.41 1.53±0.53 2.489 0.084 1.29±0.42 8.752 <0.001 其他 1.77±0.61 1.70±0.47 1.70±0.54 1.044 0.353 / / / 总分 155.03±47.37 146.67±33.62 147.65±47.26 1.804 0.166 129.96±38.76 7.237 <0.001

    3.1.3 不同性别、不同工作年限法官SCL-90得分的比较结果 比较结果显示,不同性别法官在强迫症状(p=0.044)、人际关系敏感因子分(p=0.040)以及总均分(p=0.025)上存在显著差异,均为女性高于男性;不同工作年限法官在躯体化(p=0.002)、强迫症状(p=0.027)、焦虑(p=0.035)和“其他” 因子分(p=0.015)以及总分(p=0.036)上存在显著差异;不同工作年限法官躯体化和“其他”因子分的高低排列顺序为:30年以上>10~19年>1~4年>20~29年>5~9年,强迫和焦虑因子分的高低排列顺序为:10~19年>1~4年>30年以上>20~29年>5~9年。

    3.2 我国法官SCL-90得分与全国常模比较的元分析结果

    3.2.1 纳入研究的同质性检验结果 6篇纳入研究间存在较高的异质性(p<0.00001,I2≥97%),可能主要来源于各文献的研究对象、研究设计和结果测量上的差异。通过目测森林图中可信区间的重叠程度,判断异质性的最可能来源为冯晓蓉的研究[3],从纳入的6项研究结果也可以看出,冯晓蓉的研究结果中SCL-90 各因子分的SD范围(0.1024~0.2468)远远低于其他5项研究的SD范围(0.40~0.68)。元分析纳入文献出现异质性时,可以采用meta回归分析、亚组分析、随机效应模型等方法处理,或放弃meta分析[8,10]。分析本研究元分析的纳入文献,考虑用随机效应模型处理异质性问题。

    3.2.2 合并效应量计算结果 应用随机效应模型的元分析结果见表4。与全国常模相比,9个因子分合并效应量的绝对值波动范围为0.01~0.16,属于“小效应”范畴。所有合并效应量的置信区间均包含0,所有p>0.05,说明合并效应没有统计学意义。

表4 我国法官SCL-90各因子分和总均分的两种合并效应结果

    项目 纳入6项研究结果 纳入5项研究结果* MD 95% CI P I2(%) MD 95% CI P I2(%) 躯体化 0.16 -0.06~0.39 0.16 98 0.25 0.18~0.32 <0.001 66 强迫 0.08 -0.23~0.40 0.60 99 0.19 0.05~0.33 0.008 91 人际敏感 -0.12 -0.35~0.11 0.30 98 -0.04 -0.14~0.07 0.48 86 抑郁 0.05 -0.19~0.28 0.69 98 0.13 0.09~0.17 <0.001 90 焦虑 0.06 -0.15~0.28 0.56 98 0.14 0.03~0.24 0.01 89 敌对性 0.01 -0.21~0.23 0.93 98 0.08 -0.11~0.27 0.42 96 恐怖 0.03 -0.11~0.18 0.64 97 0.08 -0.01~0.17 0.09 89 偏执 0.03 -0.18~0.24 0.78 98 0.10 -0.02~0.22 0.09 91 精神病性 0.10 -0.11~0.31 0.35 99 0.17 0.04~0.29 0.01 94 总均分 0.06 -0.16~0.29 0.58 99 0.14 0.03~0.25 0.01 91 注:*剔除冯晓蓉的研究结果[3]

    3.2.3 发表性偏倚分析结果

    用漏斗图定性检验入组研究是否存在发表性偏倚。结果显示,漏斗图中各点呈现不对称性分布,提示可能有一定程度的发表性偏倚存在,很可能与元分析纳入文献较少有关。

    3.2.4 敏感性偏倚分析结果

    应用逐一剔除法进行敏感性分析显示(因篇幅所限具体数据未展示),分别剔除龚小玲、胡晶、牛京育、于鑫和本研究后剩余5项研究的合并效应量MD值全部落于6项研究MD的95%CI范围之内,统计学差异无明显改变(所有p﹥0.05);所有I2值在97-99%之间,与6项研究的I2值范围一致。因此,这5项单个研究对元分析总体结果影响并不明显。如表4所示,分析还发现,剔除冯晓蓉的研究后,其他5项研究的合并效应量中,躯体化、强迫症状、抑郁、焦虑和精神病性5个因子分具有统计学意义(p≤0.01),而且,同质性定量检验指标I2值均比6项研究的I2值降低,即异质性有所减少。可见,冯晓蓉的研究对元分析总体结果影响较大,很可能是造成各研究之间异质性和总效应不稳定性的主要。因此,考虑从元分析中剔除这项研究,以其余5项研究的元分析结果代表总体效应。

    4 讨论

    4.1 河北省法官群体心理健康现状

    以狱警[11]、110接警员[12]和民警[13]等为研究对象的调查结果均显示,各类警察心理健康状况的整体和多个方面(SCL-90总分和因子分)均低于一般人群水平。本次调查研究发现,与警察同处于政法战线上的(河北省)法官,其心理健康水平与警察相似,亦低于一般人群水平。有文章将法官与医生相比,认为医生医人之疾,而法官医社会之疾。如果法官这一职业群体的心理健康出现问题,社会之疾的医治质量和效果必然会大打折扣。因此,一线法官心理健康问题应当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调查显示,目前大于20% 的法官有跳槽的意向[2,14],而在法官有跳槽意向和已经成功跳槽的行业中,律师行业占了相当大的比重。众所周知,律师这一群体在学科背景、职业环境和工作对象等方面与法官最为相近。就职业压力而言,法官远高于律师;就职业收入而言,律师却远高于法官。这无疑影响了法官队伍的稳定性,并且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本研究中律师心理健康状况部分优于法官的原因。本研究还发现,河北法官一般心理健康状况与公务员无明显差异。可见,法官作为公务员群体的一部分,虽然在工作对象、内容和方式等方面具有特殊性,但其一般心理健康特征与所属的大群体仍然相似。

    研究发现,性别、工作年限和职业压力是影响法官心理健康的主要原因。本研究发现,男性法官在强迫症状和人际关系敏感方面好于女性法官;胡晶的研究也发现[6],不同性别的法官在偏执和精神病性因子分上存在显著差异,可见性别对法官心理健康存在一定影响。本研究还发现,具有30年以上工作经历的法官在躯体化和“其他”(反映睡眠及饮食情况)因子上得分最高,很可能的原因是此亚组法官年龄偏大,机体生理功能衰退,不适感渐增。具有10~19年工作经历的法官在强迫和焦虑因子上得分最高,躯体化和“其他”因子上得分仅次于工作年限30年以上的法官,心理健康状况最令人担忧,此结果与前人的研究基本一致[4,6]。分析原因不难发现,这部分法官的年龄大多在30-45之间,承受着工作和生活的双重重压。

    任何一种职业群体都不可避免地会受到其所在的社会氛围和经济发展情况的制约和影响,法官也不例外。前人对法官心理健康状况的研究结果不一,取样的差别,特别是样本来源地区的不同,可能是重要因素。很明显,想要对我国法官心理健康的整体状况作一全面了解,单独任何一项取样于某地区的研究结果的说服力都不够强大,唯有对这些研究的元分析结果更有意义。

    4.2 我国法官群体心理健康状况的总体情况

    从6篇文献出发的元分析结果显示,法官心理健康状况与一般人群差异不明显。同质性检验和敏感性分析后,剔除冯晓蓉的研究,以其余5项研究判断总体效应,最终结果显示,与一般水平相比,法官在躯体化、强迫症状、抑郁、焦虑和精神病性方面的心理健康水平明显降低。可见,当前我国法官的心理压力较大,心理健康状况堪忧。

    4.3 本研究的创新、不足与展望

    前人应用SCL-90量表对法官心理健康状况进行调查的取样来源不含华北地区,相对比的数据均来源于1986年的中国成人常模,与某一地区法官的对比性不强。本研究弥补了同类研究之不足,取样于河北省,并设立了与法官对比性更强的两组对照;然而尚存在样本量和取样地域性的局限性。未来应考虑在更广泛地区收集样本,加大样本量,以全面了解我国各地法官的心理健康状况。

    元分析本身属于非实验性研究,其结论的可靠性和应用价值,受纳入文献的影响较多。本研究全面收集了应用SCL-90对我国法官进行的调查研究,进行系统评价,尚属首次。诚然,1986年的SCL -90常模数据在时效性方面存在一定局限性,但是考虑到元分析是对入组文献的二次加工,受限于入组文献,因此,本研究的元分析仍将1986年常模作为控制组数据,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结论的推广范围。同时,本研究的入组文献偏少,文献质量参差不齐,且存在较高的异质性和发表性偏倚。因此,应用元分析结果时需慎重。

    参考文献

    [1] 于鑫. 法官职业压力的内在原因与组织支持完善[J]. 山东审判,2013,29(4):53-58.

    [2] 董晓军. 基层法官心理压力现状分析和缓解对策研究[J]. 法律适用,2007,(1):27-31.

    [3] 冯晓蓉. 湖南郴州市法官及检察官心理健康水平研究. 见: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心身医学专业委员会第六届学术研讨会论文汇编,乌鲁木齐,2006. 69-72.

    [4] 龚晓玲,张庆林. 中基层法官心理健康状况调查结果分析[J]. 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08,16(1):88-90.

    [5] 牛京育,周晓梅,张小丽. 部分法官的心理健康与人格特征的研究[J]. 中国民康医学,2011,23(21):2684-2685.

    [6] 胡晶. 法官群体工作满意度与心理健康状况研究,东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2年.

    [7] 金华,吴文源,张明园. 中国正常人SCL-90评定结果的初步分析[J]. 中国神经精神疾病杂志,1986,12(5):260-263.

    [8] 王家良. 循证医学(第二版)[M].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3. 46-47.

    [9] Cohen J. Statistical power analysis for the behavioral sciences (2nd Ed.) [M]. Hillsdale, NJ: Lawrence Earlbaum Associates, 1988.

    [10] 魏丽娟,董惠娟. Meta分析中异质性的识别与处理[J]. 第二军医大学学报,2006,27(4):449-450.

    [11] 王维,阮冶,黄芹,等. 女子监狱警察心理健康及自尊状况调查[J]. 现代预防医学,2011,38(21):4432-4433.

    [12] 袁茵,毛文君,欧阳旭伟,等. 110接警员心理健康状况与应对方式及其相关性研究[J]. 现代预防医学,2010,37(14):2684-2686.

    [13] 周杨,李伟,张俊,等。成都市某地在岗警察心理健康状况调查[J]. 四川精神卫生,2014,27(2):114-116.

    [14] 高伟,李小鹏. 关于法官心理状况的调研及思考[J]. 中国审判,2011,(12):98-100.

 

    第一作者:

    马慧(1977-),女,汉族,山东汶上人,博士,副教授。2000年7月毕业于中国医科大学临床医学,获学士学位;2003年6月毕业于中国医科大学医学心理学专业,获硕士学位;2014年6月毕业于中国医科大学精神病与精神卫生学专业,获博士学位。2003年至今,一直在燕山大学心理健康教育服务中心工作。科研方向包括精神遗传学、分子精神病学、心理测评、心理咨询与治疗等。至今以第一作者身份在SCI期刊上发表论文6篇,在核心以上级别期刊上发表论文十余篇,主持和主研厅局级以上课题十余项,主编专业书籍2部。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秦皇岛海港区法院  冀ICP备10016685号